高阿那肱

编辑:起誓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4 19:18:18
编辑 锁定
高阿那肱(?-公元580年),南北朝北齐时期将领,善无(今山西朔州右玉县)人。是北齐后主高纬的幸臣,曾任大丞相。后降北周,最终在蜀中随从王谦起兵,被诛杀。
中文名
高阿那肱
国    籍
南北朝北齐、北周
出生地
善元(今山西朔州右玉县)
出生日期
不详
逝世日期
公元580年
职    业
将领、官宦
官    职
大将军、隆州刺史
爵    位
郡公

高阿那肱人物生平

编辑

高阿那肱早期经历

高阿那肱为库直,随从北齐神武帝征战,以功勋擢为武卫将军。高阿那肱善于骑马射箭,谄媚会事奉人,每宴游之后,极得世祖尊爱。又迎奉和士开,两人特相亲狎,和士开常在皇帝面前为他说好话,因而更受亲待。后主即位,累迁并省尚书左仆射,封淮阴王,再除并省尚书令、领军大将军、并州刺史。[1] 

高阿那肱服侍后主

高阿那肱才能平平,没有读过文史,其见识远在和士开之下,但奸巧算计却不比和士开差。既得世祖爱宠,又令在东宫服侍后主,所以大受宠遇。和士开死后,后主认为他的识度足可与和士开比拟,于是致使其位至宰辅。武平四年(公元573年),令其录尚书事,又总掌外兵及内省机密。尚书郎中源师曾同高阿那肱商量:“龙出来了,当。”高阿那肱问:“龙在哪里出来了?什么样子,什么颜色?”源师答:“这是龙星出现了,应该雩祭,并非真龙跑出来了。”高阿那肱说:“汉儿还晓得什么星宿?”其见识短浅到了如此程度。又任右丞相,其余官职全都保留着。[2] 

高阿那肱周师进逼

周师进逼平阳,北齐后主(高纬)正在天池郊猎,晋州方面多次派遣使者驰报,从清晨到中午,驿马三至,高阿那肱说:“皇上正在游乐,为什么要如此火急地奏报?”傍晚,使者又来,报告说:“平阳城陷落了,贼军马上就要到这里了。”此时他才向皇帝奏禀。第二天清早,皇帝想率军进行抵御,淑妃再次请求要重新郊猎一次。当军队赶赴晋州时,皇帝命令高阿那肱带领前军先行行动,依然让其节度诸军。后主对高阿那肱说:“是打好呢?还是不打为好?”高阿那肱道:“不要打,退守高梁桥。”安吐根说:“几个小毛贼,一下子就可以抓过来扔到汾河里。”皇帝的主意还没有拿定。内侍们说:“他是天子,您也是天子,他也能够远道跑来,我为什么要守着护城河显示弱小?”皇帝道:“这话说得好。”于是慢慢向前推进。让身边的恩幸之人责备高阿那肱说:“你的富贵已足,现在是怜惜小命吗?”[3] 
穆提婆观战,见战阵的东边有很多士卒逃退,便跑上去说:“皇上快走!皇上快走!”皇帝携带着淑妃逃奔到了高梁关。开府奚长进谏说:“半进半退,战之常理,如今兵众齐整,未有伤败,陛下舍弃这些想往哪里去?御马一动,人情惊乱,请您赶快转回去进行安抚慰问。”武卫张常山从后面赶来,也说:“军队刚刚聚拢在一块,完全可以重振旗鼓,围城的兵马还没有动,至尊应该回去。陛下若是不信我的话,请派内参前往观察。”皇帝想按他们的话去行动。穆提婆捏着皇帝的肘说:“常山的话让人难以相信。”于是,皇帝向北逃跑。有位军士报告说高阿那肱派他去招引西军,现特地前来禀奏。后主让侍中斛律孝卿审查,斛律孝卿说:“这个人胡说。”返回到晋,高阿那肱的心腹告高阿那肱谋反,斛律孝卿又认为是假话,并将这个心腹杀了。皇帝狼狈不堪地回到了邺城,很多侍卫在途中逃散,只有高阿那肱和内官几十骑随从。又任高阿那肱为大丞相。[4] 

高阿那肱投降北周

北齐后主翻越太行山后,高阿那肱带着数千人投奔济州关,并派人侦察。时常向北齐后主报告:“周师没有来,可以在青州集合军队,还没有必要投奔南方。”当周将军尉迟迥抵关时,高阿那肱就向他投降了。时人都认为高阿那肱向周武帝表诚,是为了将齐主生擒送给周武帝,所以就没有迅速地报告敌兵已到的情况,致使北齐后主落入周师之手。高阿那肱入长安后,得大将军职,封公,任隆州刺史,大象末年,在蜀中随从王谦起兵,被诛杀。[5] 

高阿那肱轶事典故

编辑
当年,即天保中,北齐显祖(高洋)从晋阳回到邺城,僧人阿秃师在路当中大喊大叫,还公开呼喊北齐显祖的姓名,说:“阿那瑰最终要灭你的国家的。”这个时期,在塞北的蠕蠕主阿那瑰十分强盛,因而北齐显祖特别忌惮,所以每年均要征讨,后来亡齐的就是朝中的高阿那肱。虽作“肱”字,但世人都把这个字读作“瑰”音。[6] 

高阿那肱历史评价

编辑
唐·李延寿北史》:那肱才技庸劣,不涉文史,识用尤在士开下。而奸巧计数,亦不逮士开。[7] 

高阿那肱家族成员

编辑
父亲叫高市贵,跟从北齐神武皇帝(高欢)以军功封为常山郡公,做到晋州刺史。赠为太尉公。后因高阿那肱受宠而赠成皋王。[8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《北史》列传第八十:阿那肱初为库直,每从征讨,以功封直城县男。天保初,除库直都督。四年,从破契丹及蠕蠕,以蹻捷见知。大宁初,除假仪同三司、武卫将军。那肱工于骑射,便僻善事人,每宴射之次,大为武成爱重。又谄悦和士开,尤相亵狎。士开每见为之言,由是弥见亲待。河清中,除仪同三司,食汾州定阳、仵城二郡干。以破突厥,封宜君县伯。天统初,加开府,除侍中、骠骑大将军、领军,别封昌国县侯。后主即位,除并省右仆射。武平元年,封淮阴郡王,仍迁并省尚书左仆射,又除并省尚书令、领军大将军、并州刺史。
  • 2.    《北史》列传第八十:斋糜仍那肱才技庸劣,不涉文史,识用尤在士开下。而奸巧计数,亦不逮士开。既为武成所幸,多令在东宫侍卫,后主所以大宠遇之。士开死后,后主谓其识度足继士开,遂致位宰辅。武平四年,令其录尚书事,又总知外兵及内省机密。顿不如和士开、骆提婆母子卖狱鬻官,韩长鸾憎疾良善;而那肱少言辞,不妄喜怒,亦不察人阴私,虚相谗构。遂至司徒公、右丞相,其录尚书、刺史并如故。
  • 3.    《北史》列传第八十:及周师逼平阳,后主于天池校猎,晋州频遣驰奏,从旦至午,驿马三至。那肱云:“大家正作乐,边境小小兵马,自是常事,何急奏闻?”向暮,更有使至,云平阳城已陷贼,方乃奏知。明即欲引军,淑妃又请更合围,所以弥致迟缓。及军赴晋州,命那肱率前军先进,仍总节度诸军。 埃坎后主至平阳城下,谓那肱曰:“战是邪?不战是邪?”那肱曰:“兵虽多,堪战者不过十万,病伤及绕城火头,三分除一。昔攻玉壁,援军来,即退。今日将士岂胜神武皇帝时?不如勿战,守高梁桥。”安吐根曰:“一把子贼,马上刺取掷汾河中。”帝未决,诸内参曰:“彼亦天子,我亦天子,彼尚能县军远来,我何为守堑示弱?”帝曰:“此言是也。”于是桥堑进军,使内参让阿那肱曰:“尔富贵足,惜性命邪!”
  • 4.    《北史》列传第八十:大后主从穆提婆观战,东偏颇有退者,提婆怖曰:“大家去!大家去!”帝与淑妃奔高梁。开府奚长乐谏曰:“半进半退,战家常体。今众全整,未有伤败,陛下舍此安之?御马一动,人情惊乱,愿速还安慰之。”武卫张常山自后至,亦曰:“军寻收讫,甚整顿,围城兵亦不动,至尊宜回。不信臣言,乞将内参往视。”帝将从之,提婆引帝肘曰:“此言何可信!”帝遂北驰。有军士雷相,告称:“阿那肱遣臣招引西军,行到文侯城,恐事不果,故还闻奏。”后主召侍中斛律孝卿,令其检校。孝卿固执云:“此人自欲投贼,行至文侯城,迷不得去,畏死妄语耳。”事遂寝。还至晋阳,那肱腹心人马子平告那肱谋反,又以为虚妄,斩子平。乃颠沛还邺,侍卫逃散,唯那肱及阉寺等数十骑从行。复除大丞相。
  • 5.    《北史》列传第八十:后主走度河,令那肱以数千人投济州关,仍遣觇候周军进止,日夕驰报。那肱每奏云:“周军未至,且在青州集兵马,未须南行。”及周军且至关首,所部兵马皆散,那肱遂降。时人皆云,那肱表款周武,必仰生致齐主,故不速报兵至,使后主被禽。那肱至长安,授大将军,封郡公,寻出为隆州刺史。大象末,在蜀从王谦起兵,诛死。
  • 6.    《北史》列传第八十:天保中,文宣自晋阳还邺,愚僧秃师于路中大叫,呼文宣姓名云:“阿那瑰终破你国。”时蠕蠕主阿那瑰在塞北强盛,帝尤忌之,所以每岁讨击。后亡齐者遂属高阿那肱云。虽作“肱”字,世人皆称为“瑰”音。斯固亡秦者胡,盖县定于窈冥也。
  • 7.    列传第八十  .国学网[引用日期2013-12-24]
  • 8.    《北史》列传第八十:高阿那肱,善无人也。父市贵,从神武以军功封常山郡公,位晋州刺史,赠太尉公。及阿那肱贵宠,赠成皋王。
词条标签:
政治人物 将领 人物 中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