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凤

编辑:起誓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19 01:40:37
编辑 锁定
韩凤(?-?),字长鸾,昌黎郡人,北齐后主高纬的权臣,与高阿那肱穆提婆控制朝政,合称北齐“三贵”,掌权期间,败坏朝纲,加速北齐的灭亡。
本    名
韩凤
字    号
字长鸾
所处时代
北齐
民族族群
汉人
出生地
昌黎
出生时间
6世纪
去世时间
6世纪

韩凤人物生平

编辑

韩凤早年经历

韩凤出生武官世家,韩凤从小聪明,有洞察力,体力出众,善于骑射,因为家世的关系,得以进北齐皇宫当武官,后来升迁为禁军都督。
当时武成帝高湛在位,太子高纬尚年幼(未满九岁),高湛即命都督二十人为高纬的禁军侍卫,韩凤也在这份名单中,当时高纬特别喜欢跟韩凤嬉戏,每次韩凤一到东宫,高纬就会牵着韩凤的手,说:“都督看儿来。”[1]  此后高纬数度召见韩凤到东宫嬉戏游玩。[2] 

韩凤成为宠臣

565年6月8日,年幼的高纬即位,大权仍在其父太上皇高湛之手,这段期间,韩凤一直为高纬心腹,569年1月13日,高湛驾崩,高纬亲政,韩凤袭爵高密郡公,升任开府仪同三司。571年8月30日,权臣和士开被厍狄伏连等人杀害,高纬深感悲愤,令咸阳王斛律光、宜阳王赵彦深在凉风堂彻查此案,该案的内情,全靠韩凤传递讯息,包括这件事背后的主谋琅邪王高俨曾因此案想发动政变,也是被韩凤说服骗进宫去。此后高纬加深对韩凤的信任,把传报文武百官、宫中守卫等大事都交给韩凤去处理,并升韩凤为侍中、领军,总管内省机要大事。

韩凤不和祖珽

当时高纬重用的宠臣很多,文武派系之间也多有摩擦。祖珽,是盲人文官,与韩凤同为高纬重用。一次,韩凤与祖珽在高纬面前讨论军国大事,祖珽与韩凤意见不和,就说:“强弓长矛,容许互相推托;军国谋划,怎么能发生争执?”韩凤回答说:“各自发表意见,怎么有文武优劣的分别!”
后来祖珽参与陷害左丞相、咸阳王斛律光谋反事件,当时有谣言说斛律光会谋反,祖珽就诬陷斛律光,因为斛律光是北齐名将,武将派系的韩凤替斛律光说话,说斛律光不会干这种事,高纬正犹豫不决时,胡人宠臣何洪珍劝高纬说:“既起了疑心,不如就施行,不然让人知道了该怎么办。”高纬也觉得何洪珍说得有理,而丞相府佐封士让(斛律光的手下)也告发斛律光正带兵回京,高纬才决定除掉斛律光,高纬跟韩凤也因这件事产生了裂痕。572年8月24日,大将斛律光被诛杀,高纬在那几天后,一直不跟韩凤说话,后来两人的君臣关系才又释怀,封韩凤为昌黎郡王。
斛律光被杀后,祖珽依附陆令萱,很快迈向权臣之位,独揽朝政,取代了和士开、斛律光的位置,后来祖珽失势,受高纬冷落,宦官们趁机一一告发祖珽的罪状,高纬把祖珽的案子交给韩凤审理,当初祖珽提拔过段韶的弟弟段孝言,祖珽现在一出事,段孝言利用自己与韩凤是表舅与表侄的关系(韩凤的母亲鲜于氏,是段孝言姨妈之女),投靠了韩凤,与韩凤一起揭发祖珽的罪名,韩凤审查的结果是祖珽曾十几次以皇上之名向大臣勒索钱财,高纬得知后,非常生气,但又与祖珽曾有不杀誓约,于是贬祖珽为北徐州刺史,祖珽一直想向高纬解释,欲面见高纬,但韩凤与祖珽不和,不让他见高纬,韩凤派人推祖珽出柏阁,祖珽坐在地上不走,韩凤恼怒,命士兵强拉祖珽,并在朝堂尚挖苦了祖珽一番。祖珽在上徐州的路上,被昔日的部下省事徐孝远告发祖珽曾在斛律光死后,以皇命和私人名义取走斛律光的财宝,使祖珽又被朝廷追回开府仪同三司和郡公的爵位,这段期间祖珽也被韩凤穷追猛打的斥责。

韩凤为友复仇

祖珽、何洪珍都是陷害过斛律光的人,祖珽被贬后,韩凤开始对付祖珽、何洪珍的派系,祖珽当权时,曾提拔崔季舒等人,而何洪珍所提拔的张景仁有个同族兄弟叫张雕,韩凤便视这些文官为眼中钉。
573年7月,陈国武将吴明彻包围寿阳,四个月后,高纬将巡幸晋阳,崔季舒等一批文官认为此时陈国攻打寿阳,眼下齐国人心恐慌,而高纬巡幸晋阳,将会被百姓误会成北逃之举,于是崔季舒等联名上书要高纬别北上晋阳,高纬看了奏折后,韩凤就诬陷崔季舒等汉人文官谋反,应该全部杀掉,573年11月18日,高纬把崔季舒、张雕、刘逖、封孝琰、裴泽、郭遵等人召到含章殿杀掉,他们的尸身被韩凤弃尸于漳水。
由于韩凤是武官出生,所以异常的对待武官很好,不论是对哪个武官也好,即使遇到品级最低的武官都一样。[3] 

韩凤迫害朝政

后来韩凤之子韩宝仁娶公主为妻,高纬曾来到韩宝仁家,赏赐韩氏一门的亲戚,并赐晋阳一座宅第给韩凤,公主生下韩昌满月时,高纬上韩凤家百宴席。此后,高纬把北齐一切军国大事交给韩凤,同时与高阿那肱、穆提婆控制朝政,合称北齐“三贵”,迫害北齐朝政。当时寿阳被北周攻占,韩凤与穆提婆收到消息后,韩凤却不怎么在意,握著槊嬉戏说:“这是别人的天下,由他去吧。”后来高纬派韩凤到黎阳旁的黄河边筑堡驻守,君臣两人有共识,觉得守住此地,还可以有一席之地,到时又可以吃喝玩乐一番。当时韩凤的弟弟韩万岁、韩凤的两个儿子韩宝仁、韩宝信都官任开府仪同三司。后来连次子韩宝信也娶了公主。
574年1月,有人上奏南安王高思好将会造反,由于高思好的儿子之妻,是韩凤的女儿,所以韩凤以扰乱人心的罪名,要求高纬杀掉那告密者,50多天后,高思好果然造反,那告密者的弟弟趴在地上要求朝廷追赠其亡兄,韩凤却不给通报。
南阳王高绰,是高纬的亲弟弟,以荒唐残忍出名,高纬见识过后,非常宠爱高绰,韩凤担心自己地位受到威胁,于是离间他们兄弟俩,使高绰被贬为齐州刺史,高绰在上任的路途上,韩凤又命高绰的亲信诬告高绰谋反,并上奏高纬,高纬不忍心杀高绰,于是命胡人高猥萨跟高绰相扑,让高猥萨当场掐死高绰。
当时,北齐三贵分别是韩凤、穆提婆与高阿那肱,韩凤奸诈、穆提婆贪婪、而高阿那肱是三贵当中名声最好的一个,韩凤与穆提婆会互相帮助,但却与高阿那肱十分不和,有次高阿那肱要提拔被流放外地的清官綦连猛,却被韩凤等人阻拦。[4-5] 

韩凤宦海沉浮

韩凤曾上奏高纬派段孝言去监造晋阳宫,当时陈德信从驿道上去监察晋阳宫工程,竟发现段孝言让工匠去修自己的宅第,同时也让工匠去修韩凤与穆提婆的宅第,陈德信质问段孝言后,并回朝禀明高纬,高纬得知后,起驾晋阳一探究竟,得知韩凤还把官马借给别人,令高纬勃然大怒,将韩凤和穆提婆除去朝中一切职务,却没给他们定罪。之后,高纬拆除韩凤的房屋,公主也和韩宝仁离了婚,后来韩凤被带到邺郡受吏部审查。
当时北齐被北周打得岌岌可危,高纬便让韩凤官复原职。
韩凤虽然官复原职,但北齐灭亡之势,已成定局,最终韩凤跟着高纬逃亡渡过了黄河。577年2月25日,高纬到青州时,与韩凤都被周军俘获了,北齐自此灭亡。[6] 
北齐灭亡后,韩凤的官职生涯还历经北周、隋,在隋朝时过世,当时官任陇州刺史。[7] 

韩凤历史评价

编辑
《北史》:古谚有之,“人之多幸,国之不幸。”然则宠私为害,自古忌之。大则倾国亡身,小则伤贤害政,率由斯也,所宜诫焉。《诗》曰:“殷鉴不远,近在夏后之世。”观夫魏氏以降,亦后来之殷鉴矣。为国家者,可无鉴之哉?[8] 

韩凤轶事典故

编辑
韩凤虽为汉人,却已被鲜卑化,对于汉人非常歧视。每次朝中大臣有事请教韩凤都不敢看他,且常会受到韩凤呵叱:“狗汉人实在令人受不了,只有杀了才行。”[9] 

韩凤家世考证

编辑
根据《北齐书》与《北史》的记载,韩凤的父亲叫韩永兴,死时在北齐官任青州刺史,高密郡公,根据文革期间出土的韩裔墓志,记载了北齐的韩裔,乃韩贤之子,字永兴,死时官任青州刺史,爵位为高密郡开国公,与韩凤之父相吻合,所以韩凤之父,正是韩裔。

韩凤亲属成员

编辑

韩凤祖父

  • 韩贤东魏权臣高欢大将,也是北齐开国大将,在一次平定叛乱中,被贼兵砍死。

韩凤父母

  • 父:韩裔,北齐官员,病死。
  • 母:鲜于氏。

韩凤姑姑

韩凤弟弟

  • 韩万岁,北齐侍中。

韩凤子女

  • 韩宝仁(一说韩宝行),韩凤长子,娶北齐公主。
  • 韩宝信,韩凤次子,娶北齐公主。
  • 韩氏,韩凤女,嫁给高思好之子。

韩凤孙子

  • 韩昌,韩凤长子韩宝仁之子。

韩凤表舅公

  • 段荣,东魏权臣高欢大将。

韩凤表舅父

  • 段韶,北齐名将。
  • 段孝言,北齐官员,史书记载他贪赃枉法,与韩凤依附为一党。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《北史‧恩幸》中记载:后主亲就众中牵凤手曰:“都督看儿来。”
  • 2.    《北史》:韩凤,字长鸾,昌黎人也,父永兴,开府、青州刺史、高密郡公。凤少聪察,有膂力,善骑射,稍迁乌贺真、大贤真正都督。后主居东宫,年尚幼,武成简都督三十人,送令侍卫,凤在其数。后主亲就众中牵凤手曰:“都督,看儿来。”因此被识,数唤共戏。袭爵高密郡公,位开府仪同三司。武平二年,和士开为厍狄伏连等矫害,敕咸阳王斛律明月、宜阳王赵彦深在凉风堂推问支党。其事秘密,皆令凤口传,然后宣诏敕号令文武。禁掖防守,悉以委之。除侍中、领军,总知内省机密。
  • 3.    《北史》:祖珽曾与凤于后主前论事,珽语凤云:“强弓长槊,容相推谢;军国谋算,何由得争?”凤答云:“各出意见,岂在文武优劣!”后主将诛斛律明月,凤固执不从。祖珽因有谗言,既诛明月,数日后主不兴语,后寻复旧。仍封旧国昌黎郡王,又加特进。及祖珽除北徐州刺史,即令赴任。既辞之后,迟留不行。其省事徐孝远密告祖珽诛斛律明月后,矫称敕赐其珍宝财物,亦有不云敕而径回取者。敕令领军将军侯吕芬追珽还,引入侍中省锁禁,其事首尾,并凤约敕责之。
  • 4.    《北史》:进位领军大将军,余悉如故。息宝行尚公主,在晋阳赐甲第一区。其公主生男满月,驾幸凤宅,宴会尽日。每旦早参,先被敕唤顾访,出后方引奏事官。若不视事,内省急速者,皆附奏闻。军国要密,无不经手。东西巡幸,及山水游戏射猎,独在御傍。与高阿那肱、穆提婆共处衡轴,号曰三贵。损国害政,日月滋甚。
  • 5.    《北史》:寿阳陷没,凤与穆提婆闻告败,握槊不辍曰:“他家物,从他去。”后帝使于黎阳临河筑城戍,曰:“急时且守此作龟兹国子。更可怜人生如寄,唯当行乐,何用愁为?”君臣应和若此。凤恒带刀走马,未曾安行,瞋目张拳,有啖人之势。每咤曰:“恨不得锉汉狗饲马!”又曰:“刀止可刈贼汉头,不可刈草。”其弟万岁,及其二子宝行、宝信,并开府仪同,万岁又拜侍中,亦处机要。宝信尚公主,驾复幸其宅,亲戚咸蒙官赏。
  • 6.    《北史》:凤母鲜于,段孝言之从母子姊也,为此偏相参附,奏遣监造晋阳宫。陈德信驰驿检行,见孝言役官夫匠自营宅,即语云:“仆射为至尊起台殿未讫,何用先自营造?”凤及穆提婆亦遣孝言分工匠为己造宅。德信还,具奏闻。及幸晋阳,凤又以官马与他人乘骑,上因此发忿,与提婆并除名。亦不露其罪。仍毁其宅,公主离婚,复被遣尚邺吏部门参。及后主晋阳走还,被敕唤入内,寻诏复王爵及开府、领军大将军,常在左右。仍从后主走度河,到青州,并为周军所获。
  • 7.    《北史》:凤被宠要之中,尤嫉人士,朝夕宴私,唯相谮诉。崔季舒等冤酷,皆凤所为也,每一赐与,动至千万。恩遇日甚,弥自骄恣,意色严厉,未尝与人相承接。朝士谘事,莫敢仰视,动致呵叱,辄詈云:“狗汉大不可耐!唯须杀却!”若见武职,虽厮养末品,亦容下之。仕隋,位终于陇州刺史。
  • 8.    北史·列传第八十  .国学网[引用日期2014-08-17]
  • 9.    《北史‧恩幸》中记载:“狗汉大不可耐,唯须杀却。”